破“減負”難題,做教育改革先行者

2020-01-10

  教育“減負”是個老話題。1985年至今,中央下達“減負令”50余次。2018年12月,教育部出臺“減負30條”;2019年9月,上海頒布中小學減負增效實施意見,明確要求嚴控課時總量、不拔高教學要求、不趕超教學進度。決心力度,可謂空前。

  然而根據2019年一所本市某實驗性示范性高中抽樣調查顯示,68.14%的新生來自民辦或名牌公辦初中,初三時每周參加1個以上校外輔導班的占84.56%,3個以上占61.28%,5個以上占26.51%。如果說臨近中考補課尚可理解,減負政策的重點區——小學一二年級,反而是校外培訓機構開班最多、報班最難的階段。父母不識“學而思”,只緣對娃“不上心”。在高難度自招考、中考分流率超1/3的情況下,焦慮層層傳導,公辦減負沖民辦、校內減負校外補,已成為大部分滬上家庭的共識。共識代價,則是孩子疲于奔命、被迫填鴨,心理問題屢見不鮮。“減負”之路,依然漫漫。

  我們深感,今天再議“減負”,必須將這個話題放在教育是國之大計、黨之大計的高度來認識。習近平總書記曾在全國教育大會上強調,要健全立德樹人落實機制,扭轉不科學的教育評價導向。課時、作業只是負擔的外在表現,如果課堂形式、教育方法、考試招錄制度和對學生、學校評價方式不變,大家依然會在追求分數、升學率的道路上越陷越深。比起單純課業減負,我們更呼喚減去學生、家長、學校心理之“負”,面向未來,以公平為基,激發學習內生動力,重塑全社會的成才觀。

  為此,在基礎教育階段,建議從三方面入手:

  一、辦好每所“家門口的學校”。基礎教育階段,優質均衡是必然追求。上海中小學有“高峰”亦有“平原”,擇校焦慮由此產生。現在推進集團化、學區化辦學,起到一定效果,但總體而言,均衡的意愿和力度還遠遠不夠。日本中小學有“教師輪換制”,公辦教師在同一學校連續工作不得超過5年,確保了學校間差距很小。在上海,有沒有在同一集團、學區內推行的可能?這需要從全市學校行政級別、教師職數額度配置、管理權上通盤考慮,短時間內,可從校長強制輪崗開始,逐步理順體制機制,盤活優質教育資源,切實辦好每所“家門口的學校”。

  二、變革教育教學方式。如今,科技,特別是人工智能的快速發展,正催逼一場從教學方式到教育目標的深刻變革。在可預見的未來,大量工作被AI替代,今后社會需要的人才必然是善于合作、獨立思考,富有想象力與創造力。學生成為個性化、項目化、開放式學習的主導者,自主選擇下,“負擔”成為樂趣。學校更重要的價值,是通過環境創設,引導學生學會學習、健全人格。直面趨勢,上海要爭做中國教育改革的排頭兵、先行者,主動轉變課堂教學、考試招錄方式,從以教師為中心的知識灌輸轉化為以學生為中心的能力培養,為學生、家長、學校定調、定向、定心;要發揮好校外培訓機構正能量,禁止培訓機構純文化課授課資格,提倡藝術、體育、科學等興趣類多元供給。這是一種價值判斷,意義深遠。

  三、重塑社會成才觀。我們呼喚“適合的就是最好的”的成才觀,這需要全社會共同努力。現在千軍萬馬擠獨木橋,說到底,爭做“人上人”、恐為“人下人”。職業分層在收入、認同上的巨大差異,是教育負擔的本質來源。教育理應幫助每個人成就更好的自己,為不同學生提供開發潛能、尋找志趣機會,前提是社會為各種選擇留有尊嚴的一席之地。建議上海先行先試,在人事、勞動、分配制度和社會評價體系上,營造有利于各行各業人才成長的土壤。融合基于認知的學歷資格和基于技能的職業資格,實現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等值,加速學歷社會向資格社會轉型。從根本上解決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教育困境,為上海建設卓越全球城市提供強有力的人力資源支撐。社會普遍認同“行行建功、處處立業”是“減負”的終極解決方案。

网易的新马快乐8 15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风采 世爵娱乐平台可信吗 (^ω^)MG华丽剧场_稳赢版 (^ω^)MG三重魔力爆分打法 青海福彩快3走势图 国家要停售11选5 (^ω^)MG熊之舞免费试玩 (-^O^-)MG冒险丛林送彩金 深圳风采历史开奖结果 (*^▽^*)MG之书Oz_官方版 (*^▽^*)MG水晶裂谷援彩金 (★^O^★)MG足球狂欢节登陆 上海天天彩选4历史开奖记录查询表 天蝎座幸运数字 上海彩票 葡京码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