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理論研究 >> 會史研究 >> 正文
記憶|民進先賢親歷新政協的記憶
2020年8月7日
    

  上海、北平、香港本會同志并轉各地同志:敘倫等已先后進至解放區,一遂平生向慕之愿;據所聞見,中共領導人民解放革命,確已成功;由其全心全力為人民利益服務,故所到立被歡迎擁護。

  ——中國民主促進會常務理事馬敘倫、王紹鏊、許廣平 告本會同志

  1948年,在解放戰爭迅速發展的形勢下,中共中央發布“五一口號”,各民主黨派在熱烈響應的同時,圍繞新政協的認識、目的、任務、時間、地點、召集者等與新政協籌備有關的方面展開熱烈討論,表明立場和觀點,就新政協的方向和任務,提出意見和建議,為新政協的順利籌備和召開奠定了思想基礎。

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發布“五一口號”,號召“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及社會賢達,迅速召開政治協商會議,討論并實現召集人民代表大會,成立民主聯合政府”。

  1949年9月21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在北平中南海懷仁堂開幕。中國民主促進會經過民主協商,推舉馬敘倫、許廣平、周建人、王紹鏊、梅達君、徐伯昕、林漢達、雷潔瓊為正式代表,嚴景耀為候補代表,出席一屆政協。趙樸初作為宗教界代表,鄭振鐸作為文聯代表,葛志成作為教育界的候補代表,馮少山作為工商界的候補代表出席了大會。另外,1949年時還不是民進會員的葉圣陶,作為中華全國教育工作者代表會議籌備委員會的代表也出席了新政協會議。

1949年,參加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的民進代表合影。前排左起:林漢達、周建人、馬敘倫、許廣平、王紹鏊。后排左起:梅達君、雷潔瓊、徐伯昕、嚴景耀(候補代表)。

  馬敘倫:有中國共產黨在領導我們

  馬敘倫被推為大會主席團常務委員。民進首席代表馬敘倫在大會上發言,表示要“用最大的努力,從事于經濟建設和文化建設,共同建立光輝燦爛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1949年9月25日,民進首席代表馬敘倫在全國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上發言。馬敘倫在發言中說:全國人民渴望的中國政治協商會議,已經開幕了。這是由于中國人民解放戰爭和人民革命的偉大勝利所獲得的。不但我們全體代表在這兒歡欣鼓舞,開會的消息到哪兒,哪兒的人民也大大地歡欣鼓舞。現在本席代表中國民主促進會敬致慶賀的熱忱,并向領導人民獲得偉大勝利的中國共產黨和英明的中國人民領袖致敬!我們認為那三個即將在大會上通過的,揭開中國新歷史的文件——《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組織法》《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組織法》——是中國人民民主統一戰線勝利的產物,我們熱烈地予以擁護。中國人民歷來受封建勢力的壓迫,一百多年來,更受帝國主義的侵略,中國各階層的人民,包括民族資產階級在內,都受到它的迫害,因此,對于帝國主義和封建制度,都有著程度不同的反抗性和革命性。可是沒有無產階級的領導,中國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是不能成功的。中國資產階級也曾經發動過革命,但是一旦政權在手,就跟帝國主義和封建勢力妥協,而且被大地主大資產階級掌握了領導權,壓迫人民,屠殺人民,剝削人民。現在可不同了,我們已經形成了以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統一戰線!我們不但得到了勝利,而且能夠鞏固這個勝利,開始建設新中國。這是有保證的,因為有中國共產黨在領導我們。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意義是有世界性的。中國人民的勝利,對于保衛世界和平有著巨大的貢獻,對于東方被壓迫民族的解放運動給予一個極大的鼓勵,對于帝國主義殖民地的統治,給予一個嚴重的打擊。


政協會場。第三排為民進代表席位。

  中國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工業落后的國家。革命勝利以后最重要的任務是生產建設。所以我們必須共同來鼓勵私人資本,及海外華僑與國家資本有計劃地合作,發展工業。我們相信 :新民主主義中國的民族資本家與英美舊民主主義的資本家不同。英美資本家是專為個人利益打算,對于國計民生,他們是不管的。我們的民族資本家的利益與國家民族的利益是分不開的,所以必能依據共同綱領的經濟政策來合力建設工業化的新中國。

  在思想方面,我們更當注意所謂“民主的個人主義”的思想,要是不把英美舊民主主義的思想加以澄清,這種思想就會殘留下來的。所以我們必須加緊學習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并廣大地推行這種教育;大家要在密切團結之下,改造自己,在新民主主義的共同目標下面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使類似發生于匈牙利的國際大陰謀,在中國沒有空子可鉆!

  現在人民革命勝利了,民主聯合政府就要宣告成立。但是目前的偉大勝利,正如毛主席說“只是萬里長征走完了第一步”。因此在會議以后,我們還得認真地把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意義,共同綱領的精神和內容,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的特征,向群眾傳達,并貫徹實行會議的決議,使全國人民在中央人民政府的政權底下,更能團結一致,一面來肅清反動派的殘余力量,鏟除以美國為首的帝國主義在中國的勢力,使美帝和反動派的任何陰謀,無隙可乘;一方面用最大的努力,從事于經濟建設,共同建立光輝燦爛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葉圣陶:此確大事件值得永遠紀念

  從1949年6月15日召開的新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第一次會議,到9月17日召開的第二次會議,經過三個多月的緊張工作,籌備會完成了各項預定任務,為召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建立新中國做好了充分準備。

        葉圣陶(中)在政協會上。就在這三個多月時間里,葉圣陶在他的《北上日記》中記錄了他作為新政協籌備委員會委員和起草新政協組織條例的小組成員之一,參與起草政協組織條例和共同綱領,以及參加第一屆政協會議的經過。摘錄一二,以紀其盛:

        6月12日,星期日

  (下午)二時半,在北京飯店與參加籌備新政協之同組諸君開會。余之一組曰“文化界民主人士”,凡七人,雁冰、振鐸、歐陽予倩、田漢、侯外廬、曾昭掄及余也。如是之單位凡二十三,人數凡一百三十四。聞知大會于十五日開幕,連開四日,然后將籌備各項交與秘書處執行。

  6月15日,星期三

  (下午)五時半,再至北京飯店。晚膳后,與所謂“籌備代表”共至中南海。會場在勤政殿,布置頗雅致。此會全名為“新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諸人按排定位次入座,每單位集居于一排。一百三十四代表而外,又有來賓數十人,剛好坐滿。八時許開幕,毛澤東、朱德、李濟深、沈鈞儒、郭沫若、陳叔通、陳嘉庚七人以次講話,皆不甚長,作用同于序文,中間休息十分鐘,至十時過散會。初料今夕之會必將甚久,而簡短若此,殊覺欣悅。

  9月21日,星期三

  (下午)六時二十分,驅車至懷仁堂,參加人民政協會議之開幕式。此會場經過改造,有桌可憑,有圈椅可靠,較之前舒適多矣。墻上粉刷簡單而明快。臺上懸孫中山與毛澤東畫像。中間掛政協之會徽。樂聲作時,場外鳴禮炮,全體鼓掌,會遂開幕。先為毛氏致開幕辭,繼之,劉少奇、宋慶齡、何香凝、張瀾、高崗、陳毅、黃炎培、李立三、賽福鼎、張治中、程潛、司徒美堂十二人相繼講話,歷二小時有馀。其中賽福鼎為新疆人,所講殆是維吾爾話,有人翻譯。司徒美堂八十三高齡,所講為廣東話,亦有人翻譯。以內容言,自以毛氏之言為充實,次之則劉少奇、宋慶齡二人亦有意義。

  9月27日,星期二下午三時,仍至懷仁堂開大會。發言者多至二十五人,完畢已六時。于是討論政協組織法、中央人民政府組織法兩草案,于小節頗有商討,然后全體通過,鼓掌歷數分鐘。繼之討論國都,決定北京。紀年決用公元。國旗決用五星紅旗。五星一大四小,均在四分之一之部分內,四星集向大星,確比前次小組討論贊同者為好看。國歌決暫以《義勇軍進行曲》為代用品。至于國名,兩個文件內皆明書“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家不贊同用“中華民國”為簡稱。以“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絕非同物也。此諸決議通過,復大鼓掌。此確是一大事件,值得永遠紀念。9月30日,星期五下午,仍至懷仁堂開會。先選舉全國委員會。以候選人一百八十人之整個名單一次舉手通過。尚留空額十八名,俟將來需要時再補。次選正副主席及政府委員會,系無記名票選。票即候選人之名單,投票人于其不同意之人可以劃去其名而另易他人,亦可劃去而不補書。投票畢,討論宣言稿。已與昨日所見者有異,又經修改矣,大致皆三個文件中重要語句,文尚可誦。一致通過。繼之通過建立百馀年來為國犧牲之英雄之紀念碑,即以政協全體會議名義于今日奠基,地點在天安門外廣場之正中。于是全體代表驅車至其地,行簡單之儀式,為時約十余分鐘。

  返會場候不多時,開票已結束。毛澤東當選為主席,朱德、劉少奇、宋慶齡、李濟深、張瀾、高崗六人當選為副主席,此外政府委員五十六人不悉記。一時鼓掌高呼,情至熱烈。于是朱總司令致閉幕辭,樂隊奏國歌,散會。政協會議至此乃圓滿完畢。

  1949年10月1日下午,葉圣陶作為政協代表登上天安門城樓參加開國大典。葉圣陶不由萬分感慨:“如此場面,如此意義之盛事,誠為生平罕覯。”

  雷潔瓊:一次難忘的幸福會見

  1949年1月中旬,在燕大任教的嚴景耀、雷潔瓊夫婦,受在哈爾濱的馬敘倫的委托,到西柏坡出席中共中央召開的有關民主黨派的會議。在西柏坡,嚴景耀、雷潔瓊夫婦,受到毛澤東、劉少奇、朱德、周恩來、任弼時的親切接見。毛澤東還同嚴景耀、雷潔瓊夫婦作了徹夜長談。

  嚴景耀、雷潔瓊夫婦據雷潔瓊事后回憶:

  1949年1月中旬,當我們得到去西柏坡的通知時,我的心情更加激動。我們乘著吉普車經過不少村莊田野和山坡,在暮色蒼茫中到達平山縣……我們下車后,警衛人員招待我們進入飯廳。飯廳里樸素整潔。一會兒,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任弼時、鄧穎超等同志都來到飯廳。周恩來同志將我們逐一介紹給毛澤東同志。毛澤東同志當時才五十幾歲,容光煥發,神采奕奕,他和我們親切握手問好。我能夠在西柏坡見到周恩來和鄧穎超同志也非常高興。兩年多以前,我在南京下關慘案中受傷住進醫院時,周鄧兩位同志曾到醫院慰問。周恩來同志當時對我們說:“你們的血是不會白流的!”當時他那洪亮的聲音給了我很大的鼓舞和鞭策。今天來到解放區,我受到毛澤東同志和好些中共領導同志的接見,說明周恩來同志的預言應驗了。

  吃飯時,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任弼時、鄧穎超同志和我們分別坐在兩張普通的方桌旁,共同進餐。毛澤東同志平易近人,談笑風生,氣氛十分輕松愉快,把我們初次見到中共領導人的那種拘謹的心情也逐漸驅散了。

  飯后,我們隨著毛澤東同志走進他的辦公室。這原是一間普通農民的住房,家具簡單樸素,辦公桌和桌椅都是木制的。桌上有筆筒、毛筆和方形銅墨盒,墻壁上掛著一張中國地圖,屋里有電燈,也有備用的煤油燈。我們圍繞著書桌坐下,親切地交談著。周恩來、劉少奇、朱德和任弼時同志也參加了我們的談話。

  之后,回到北京的雷潔瓊,又投入到新政協籌備會的工作之中:

  籌備會分為6個小組,分別負責各項籌備工作。我參加第四小組的工作,起草《中央人民政府組織法》。董必武任組長,黃炎培任副組長。在籌備會期間,第四小組同志先以漫談形式,廣泛交換意見,并推舉張志讓等7人先準備一個討論提綱,提交小組討論。籌備會閉會后,本小組全體同志在7月8日又召開一次會議,根據原先準備的提綱討論,對于國家的名稱、屬性,政府組織的民主集中制基本原則,國家最高政權機關產生的方法,人民政府委員會的組織,最高行政機構的名稱以及所屬機構的建立等等重大問題都逐一進行了討論,達到基本的一致意見,并推定董必武、張奚若、閻寶航、王昆侖、張志讓等五人負責起草《政府組織法》的初步草案。這個草案經過征詢專家意見和籌備會常務委員的反復討論,又多次修改,在 9月17日新政協籌備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作了原則通過,準備提交新政協正式召開大會時討論。我在這個小組討論過程中學習了不少東西,增加了很多新的政治知識。

  葛志成:憶往事怎不令人心潮澎湃

  1949年6月15日在北平舉行新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葛志成是以上海人民團體聯合會理事的身份參加的。接著,9月21日召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葛志成又以中華全國教育工作者代表會議籌備委員會委員的身份參加了大會。后來憶及這些往事,葛志成說“怎不令人心潮澎湃”:

  那是1948年的深秋,上海籠罩在白色恐怖中。一天,地下黨組織通知我,要我率領上海教育協會代表團,馬上離開國統區的上海,到解放區去商談有關新政協的籌備事宜。后來我得知,參加新政協籌備單位,特別增加了上海人民團體聯合會等團體單位的代表。

  1949年6月15日,全國人民熱烈盼望的新政協籌備會第一次全體會議終于在中南海勤政殿隆重開幕了。

  我清楚記得,開幕那天晚上,7時40分,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領導同志走進會場時,場內響起熱烈的掌聲。毛主席身穿深灰色中山裝,含笑坐在主席臺右前排101號座位上。周恩來副主席坐在毛主席右邊,左邊是朱總司令。周恩來同志擔任大會臨時主席。毛主席首先在會上總結了中國革命的進程,指出了中國今后的發展方向。他說,召開新政治協商會議的時機已經完全成熟,這籌備會的任務就是完成各項必要的準備工作,迅速召開新的政治協商會議,成立民主聯合政府,以便領導全國人民以最快的速度,肅清國民黨反動派的殘余勢力,統一全中國,進行建設工作,全國人民希望我們這樣做,我們就應當這樣做,他那帶著湖南口音的宏亮聲音,至今還好似響在我的耳邊。在會議休息時,毛主席同許多代表握手,他和我握手時,問了我的姓名后說:“噢!你是上海的教師代表,是從山東解放區來的吧!”接著,就坐下來同我談話,毛主席對上海教師民主運動的斗爭情況很了解,并問了好多實際情況。他稱贊上海教師工作做得好,是支援解放戰爭的一支重要力量。并說:“你的工作做得很好嘛!”我回答說:“我們的工作有一點成績,是黨和您領導的結果。”我還轉達了上海教師對毛主席的問候。籌備會期間,葛志成參加了以譚平山為組長的第二小組。第二小組負責起草新政協組織法。在6月18日舉行的成立會上,推定譚平山、周新民、王紹鏊、葉圣陶、沈茲九等起草討論提綱。這個組織法后來成為新政協三大文件之一。

  政協呼喚民進,民進參與政協。民進老一輩領導人積極參與新政協的籌備,為新政協的順利召開作出了重要貢獻。

(本文原載《民主》雜志2020年5期)

网易的新马快乐8 (^ω^)MG爵士俱乐部游戏说明 (★^O^★)MG怪物赛车怎么玩 福建体彩25选5开奖结果 新疆35选7开奖结果查询82期 亿客隆官方APP (^ω^)MG好多糖果彩金 (*^▽^*)MG幸运月免费下载 广东26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湖北快3表 (★^O^★)MG矮木头游戏说明 (★^O^★)MG三个朋友彩金 (★^O^★)MG超级高速公路之王新手攻略 mg幸运双星论坛 (^ω^)MG西部边境投注 (^ω^)MG财炮连连_豪华版 香港六合彩现场直播